"大杀器"走向何方?削减战术核武器的现状与问题


【编者按】

俄罗斯克里姆林宫新闻局3月4日表示,俄总统普京当天签署命令,俄方将从命令签署之日起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直至美方修正违约行为或者该条约到期终止。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当天表示,普京此举是对美方启动退出《中导条约》程序的回应。

2月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由于俄罗斯近年来多次违约,美国决定于次日(2月2日)起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相关义务,正式启动为期180天的退约进程。欧洲舆论认为,美俄退出中导条约意味着重启军备竞赛,可能会使欧洲再次成为全球最大的核武库。正如美国前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所言,像“战术核武器”这样的概念毫无意义。任何核武器都是战略武器,因为核武器无论怎样使用,都会产生“战略效果”。

冷战结束后,北约某些国家的官员曾呼吁美国将其战术核武器撤出欧洲大陆,理由是它对于北约的安全没有军事意义。批评者们断言,大量核武器对提高北约的安全水平起不到什么作用。他们认为,北约最好扩充常规军备。另外一些人则相反,呼吁保留这些武器,认为其在北约中发挥政治作用,有利于平衡俄罗斯部署的战术核武器。最后达成了众所周知的妥协:如果北约28个成员国都同意,那么美国将把核武器撤出欧洲。

发射中的“伊斯坎德尔”-M弹道导弹,俄罗斯称该导弹也可以携带核弹头,属于战术核武器。

美国是否应撤出部署欧洲战术核武器?

北约里斯本峰会(2010年)、芝加哥峰会(2012年)、威尔士峰会(2016年)在非战略核武器方面没有任何改变。但是北约华沙峰会确认,“北约在核遏制领域的立场还部分依赖于美国部署在欧洲的核武器”。

美国国内不久前关于核安全领域政策的辩论再次使人们关注美国战术核武器在扩大遏制和对盟友的保障方面的作用。扩大遏制与美国威胁使用核武器反击北约盟国和亚洲某些盟国受到的袭击。

美国继续视这种武器为其国家安全战略的一部分。美国的官方学说中保留了使用核武器反击美国受到的常规、化学或生物武器袭击的可能性。美国将不会对不拥有核武器且履行核不扩散条约的该条约成员国使用战术核武器。如果美国受到常规、化学或生物武器袭击,美国将使用压倒性常规力量予以反击,但不会威胁使用核武器,但是这个限制不涉及破坏核不扩散条约的国家。

同时,后苏联时期俄罗斯形成了允许在军事冲突中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国家安全战略。自1997年起俄罗斯的军事学说允许“在俄罗斯联邦的存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使用核武器。此外,俄罗斯重申了战术核武器在其国家安全构想中的重要性。

美国专家承认,俄罗斯可能用其战术核武器威胁北约,因为俄罗斯视北约为其安全威胁。北约的潜在威胁仍然使俄罗斯在其2010和2014年的军事学说中表示担忧。俄罗斯视其边界附近的北约军队为安全威胁。该问题扩展到美国部署在波兰和罗马尼亚的反导防御阵地及俄罗斯附近海域(根据“欧洲分阶段适应办法”)。北约的常规力量远远胜过俄罗斯的常规力量,足够北约防御所用。

美国和俄罗斯从未使用过战术核武器。对于冷战时期的北约和近年来的俄罗斯来说,战术核武器是弥补各自所认为的常规武装力量薄弱和失衡的手段。一些人认为,这种失衡可能是更重要的因素,因为美国和俄罗斯都在削减战略核武器数量。这自动提升了战术核武器的重要性。

美国研制的新型战术核武器——B61-12核炸弹。

特朗普与美战术核武器新变局

除装备战术核武器的问题外,还存在着与其安全储存相关的问题。201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提醒公众:恐怖分子使用核弹会带来灾难性后果。

1990年代俄罗斯的局势令外界对其负责和确保核武器安全的部队的稳定性和可靠性提出了疑问。从那时起,美国一直担忧俄罗斯战术核武器是否能得到妥善保存,会不会丢失、被盗或被出售给感兴趣的外部力量。

至于美国人,他们2008年发现存放在欧洲某些基地的核武器的安全存在潜在的技术问题。土耳其未遂政变引发对部署在该国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的美国核武器的安全的担忧。

让我们回到军事政治的主题。2014年后美国军事专家界的主流意见是,美国应扩大战术核武器在美国境外——欧洲和亚洲——的部署。但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美国,没有其他任何北约成员国呼吁扩大战术核武器在欧洲的部署。

然而,在2018年2月公布的新版《核政策综述》中,特朗普当局确定,美国应拥有两种新的战术核武器:短期是用于装备现役“三叉戟II”潜射弹道导弹的新型小威力核弹头,长期是新型海基巡航导弹(SLCM)。

第一种情况是个迅速而成本低的方案。需要指出的是,目前英国人在其战略核潜艇上出色地解决了在潜射弹道导弹上使用战术核武器的问题。美国的“三叉戟II”潜射导弹携带英国的核弹头,其装药有各种爆炸威力,从数千吨到20万吨,也就是说,可以是战术级弹头,也可以是战略级弹头。但美国人计划中的战略核潜艇系统和英国的系统有严重缺陷:对手可能把敌方潜艇发射战术核武器认为是战略核武器打击,并用相应的方式反击。这样,这种系统可能无意识地导致军事行动升级。

至于第二种情况,2018年的《核政策综述》撤消了奥巴马当局关于从美国核力量结构中排除海基巡航导弹的决定。但华盛顿认为,新型巡航导弹对于扩大在亚洲的遏制具有决定性意义。诚然,美国可以轻松地将部署在亚洲的海基巡航导弹转移至俄罗斯附近,这将破坏两国在安全领域的关系稳定。

新型SLCM巡航导弹的射程如果超过中程范围,它将受到《第三阶段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限制。而由于战略载具的特点,海基弹道导弹的新型小威力弹头在任何情况下都受到《第三阶段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限制。

最新版《核政策综述》如此描述发展新型战术核武器系统的动机:“俄罗斯相信,首先使用核武器(包括小威力核武器)可以获得这样的优势,部分是基于莫斯科认为,拥有大量各种各样的战术核武器能确保在危机局势中或较有限的冲突中拥有优势。可以把俄罗斯不久前关于这种正在形成的核武器使用学说的声明视为莫斯科降低了‘核门槛’——可以首先使用核武器。大量的演习和相关声明证明俄罗斯正是这样认识这些系统的优势的。迫使俄罗斯放弃这样的妄想是头等战略任务。”

《核政策综述》接着说:“这种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和非战略核力量及其核指挥、控制与通信系统确保多功能性与灵活性,这是为在难以遏制时完成遏制、安全保障、达成预定目标,确保应对不可预见的情况而优化美国战略所必需的。”“现有的战术只有少量的B61炸弹,由F-15E战斗轰炸机和盟友的多任务飞机携带。美国计划用部署在前沿、能携带核武器的F-35多用途战斗机取代正在老化的多任务飞机。”

“SLCM将确保能实施反击的非战略核力量的地区存在。它们(新型巡航导弹)还是对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的回应和对抗俄罗斯非战略核武库及其采取的其他破坏稳定的行动的手段,但这不与军备控制目标相悖。”

但许多分析家认为,美国研发新型战术核武器的政策实际上将刺激核武器的扩散,促使其他国家拥有自己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们认为,美国的计划可能会加强关于核武器有军事效用的意见。

美国装备的B-83核炸弹。

“为降级而升级”战略

此外,研发SLCM巡航导弹是特朗普政府“为降级而升级”的战略。计划研发的海基巡航导弹是“令俄罗斯认真讨论削减其战术核武器的必要刺激因素”。SLCM海基巡航导弹被视为未来与俄罗斯谈判的王牌:“如果俄罗斯恢复履行军备控制义务,削减其非战略核武库并纠正破坏稳定的行为,那么美国可能重新考虑购置SLCM巡航导弹的想法。”但在这里需要指出,还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1987年《中导条约》缔约谈判显露出确定核巡航导弹与常规巡航导弹的复杂性。实际上任何巡航导弹都可以轻松地安装常规弹头或核弹头。因此需要禁止某一范围内的所有巡航导弹。但这可能与美国在其全球军事冲突中对常规巡航导弹的依赖不相容。巡航导弹是核武器与常规武器中一种最模糊的破坏稳定的武器。

然而,一些美国专家认为,应减少对“战术核武器”的依赖,并促使俄罗斯也这么做。其中一些人建议就未来的军备控制条约进行谈判时,把战术核武器也列入议事日程。

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和俄罗斯总统鲍利斯·叶利钦早在1997年就签订了框架协议,确定了与未来潜在的《第三阶段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中的“战术核武器”相关的措施。美国一些参议员对俄罗斯战术核武器可能对美国的欧洲盟国构成威胁表示担忧。一位参议员在其关于批准新的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批语中称,美国应努力在一年内开始“与俄罗斯就消除俄罗斯联邦与美国非战略(战术)核武器储备之间的不对称,以及为了确保削减可核查的战术核武器进行谈判”。

尽管美国提出了就新的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生效后一年内与俄罗斯就非战略核武器进行谈判的问题,但两国并未在尝试就限制战术核武器达成一致方面有所进展。俄罗斯对这种谈判兴趣不大,并且声称,只要美国不从欧洲撤出战术核武器,他就不会开始谈判进程。

美国则期待下一个军备控制条约涉及所有的核武器类型——战略和战术核武器。但许多分析家认为,关于战术核武器的讨论或谈判再也不能只对准美国和俄罗斯的核武库。这会在谈判中额外制造困,其他国家也可能会在军事冲突中使用核武器。其中巴基斯坦已经研究了部署短程战术核武器的问题,并打算在战场上使用,以抵消印度可能进行的进攻。

中国也有“战术”核武器。许多分析家对中国人可能在与台湾的军事冲突中使用战术核武器表示担忧。一些专家指出,尽管俄罗斯的“战术核武器”占有优势,但其在俄中边界附近部署的战术核武器的数量多于部署在其与北约成员国边界附近的战术核武器。这种种原因美国很清楚,与俄罗斯就限制战术核武器进行谈判可能会很复杂,很艰难。甚至,就算美国和俄罗斯能就数量削减达成协议,可能也无法就限制哪种战术核武器达成协议。

大部分分析家认为,在目前情况下美国和俄罗斯未必能就与战术核武器相关的任何范围或透明措施取得进展。在目前情况下,俄罗斯对限制此类武器兴趣不大。特朗普政府也在2018年的《核政策综述》中间接地承认了这一事实,指出,“在军备控制领域取得进展不是目标本身,并且依赖于安全条件和有意愿的伙伴们的参与”。归根结底,《核政策综述》本身就认为美国和俄罗斯在最近的将来进行谈判或缔结限制战术核武器的协议的可能性极小。

(本文原载于俄罗斯Eadaily通讯社网站,由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编译首发,略有修改)

责任编辑:谢瑞强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原标题:“大杀器”走向何方?削减战术核武器的现状与问题(下))

(责任编辑:姚文广_NN1682)